中房报·首页轮播
A+
“离职确是无奈”:朱荣斌与阳光城四年缘尽

中国房地产网

2022-01-06 20:11

朱荣斌没能陪阳光城走过2021年这个寒冷的冬天。

朱荣斌没能陪阳光城走过2021年这个寒冷的冬天。

“离职确是无奈”:朱荣斌与阳光城四年缘尽

图片来源:中房报图库

现在,朱荣斌转身离开,徐国宏将如何带领阳光城向前引发关注。

中房报记者 苗野 北京报道

传言成真。

1月5日晚间,阳光城发布公告,朱荣斌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执行董事长兼总裁职务,同时不再担任董事局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,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。

阳光城方面表示,感谢朱荣斌先生过去4年多为公司所付出的努力。目前,徐国宏已接任朱荣斌职位。

“长时间的纠结、博弈及挣扎,离职确是无奈。请大家理解。难忘过去几年,犹如一场大酒,豪情壮志,至酣至畅。醒来痛如刀绞,仍无怨无悔,无愧无惧。天命即至,夜黑路长。少年之心,向往光明。九死未悔,无问归途。”1月6日,朱荣斌在“阳光城集团总部群”中写下了告别感言。

犹记得2017年8月在上海杨树浦阳光城总部大楼初见“双斌”时,那句“你只要有地,我就不差钱”“你只要有钱,我就不愁没地”的口头禅道出了这对“黄金搭档”各自在房地产界长袖善舞的领域。他们用两年时间就把阳光城带入2000亿元规模,创造了阳光城最辉煌时刻。

如今,阳光城正深处债务危机中,曾将阳光城视为最后一站的朱荣斌,选择亏损3000多万元割肉离场。目前未有消息透露朱荣斌的下一站是哪里,截至发稿,朱荣斌未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提出的采访作出回应。

对于朱荣斌离职一事,阳光城执行副总裁吴建斌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“我如常,把一份工打好。我相信缘,缘来缘在时一起打拼。当下,我相信行业和公司虽难,一定能走出困境的。”

挥手告别阳光城

朱荣斌的离职早已埋下伏笔。

2021年10月,阳光城进行了一轮架构调整,原集团副总裁兼福建大区总裁徐国宏晋升为集团执行总裁,负责公司日常业务管理工作,同时兼任集团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,朱荣斌则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。其间,以徐爱国为代表,跟着朱荣斌到阳光城的“中海系”陆续离开,外界传言朱荣斌离辞任也不远了。

如今,一切尘埃落定。

连日来,朱荣斌数次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减持阳光城股,2021年12月22日以每股3.3元减持454.61万股,套现约1500万元;2022年1月5日,他又以每股3.07元减持391.81万股,套现约1200万元。据此计算,朱荣斌已抛掉42%阳光城股份,目前仍持有1175.44万股。

“2021年10月份阳光城组织架构调整后朱荣斌权力已被架空,他负责的日常事务被分割给新提拔的执行总裁徐国宏,徐是林老板的‘嫡系’,所以朱荣斌离职早已确定。”一位接近阳光城的消息人士称。

从2017年加入阳光城,2019年市场上就有朱荣斌要离开阳光城的传闻。在2020年阳光城业绩会上,他本人并未直接否认:“坦诚地讲,这些传闻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,猎头那边是有主动找过我。去年底我跟老板又签了个5年之约,暂时不会离开阳光城”。但他也说:“我跟老板说任何东西都不能阻碍公司发展,任何东西都在变化,但公司不变,朱荣斌还在就是好事?也不一定。不变,就一定是好事吗?不见得。”

“双斌”始终是阳光城的“金字招牌”。朱荣斌也曾想过在阳光城干到退休,他在一次采访中说:“阳光城肯定是最后一站,以后也没人请我了”。为表决心,朱荣斌耗费巨资增持股票,与阳光城深度捆绑。

第一个阶段是2017年-2018年,朱荣斌先后4次增持,花了大约一个亿,持有阳光城1443万股,占阳光城总股本0.3564%;第二个阶段是2020年9月,阳光城推出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,朱荣斌再一次跟公司捆绑,林腾蛟按照6﹕4比例提供资金垫付;在这之后,朱荣斌持股数额达到2022万股。

最终,种种猜测都变成了现实,朱荣斌还是和阳光城分手了,那句“如果可以再造一家千亿企业,我还想追求更多的成就感”犹在耳边。

他给阳光城带来了什么

现年50岁的朱荣斌在房地产行业深耕了近30年,曾供职于中海地产、富力地产和碧桂园等房企。2017年6月,受邀加盟阳光城,彼时阳光城正处于快速发展期。老板林腾蛟给予朱荣斌的职位是执行董事长兼总裁,并全面放权于朱荣斌,唯一要求是阳光城规模要上一个台阶。

朱荣斌走马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“阳光城梦之队”,引入一批业内重量级人物加入,包括世茂集团前副总裁阚乃桂,以及同为“中海系”后加入龙湖任副总裁的徐爱国。同时新扩了17个区域,为阳光城制定了“三全五圆”整体战略。他说:“要重塑阳光城,再造千亿房企。”

在他的带领下,2017年的阳光城如一匹黑马,在全国各地斥资650亿元攻城略地,当年新增约120个项目,新增计容面积2021.63万平方米。2018年,阳光城销售首次突破千亿元,阳光城每个员工也因此获得了一枚“千亿戒指”

从数据上看,朱荣斌给阳光城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,阳光城凭借“高周转、高负债、高杠杆”打法,以最快速度从几百亿元规模、净负债率高达258%的中小房企直接跨越进千亿元阵营,2019年、2020年连续破2000亿元,净负债率降到了95%。

他坦言,在降负债的同时还要做大规模,犹如“在钢丝绳上跳舞”。

不可否认阳光城近几年的规模一直不断提升,但大量收并购以及疯狂买地留下的历史遗留问题,不仅让阳光城的负债居高不下,同时利润表现也不尽人意。“底子薄、利润少、负债高”一直是阳光城想撕却撕不掉的标签。即便阳光城已经有意识在2019年开始“降负债、升利润”,但随着“三道红线”和调控政策的密集来临,行业整体遇冷,阳光城也遇到了难关。

一位接近阳光城的相关人士认为,从千亿元规模走到暴雷,阳光城败给了市场。在行业整体唯“规模论”时,监管已经提出了“房住不炒”,但阳光城在战略战术上还是出现了误判,前几年疯狂加杠杆投资拿地,很多地都是亏的,没有给阳光城带来利润,相反累积了大量表外负债。当其意识到危机,规模增速开始放缓时,留给阳光城时间并不多。

“阳光城这匹曾经的黑马并不好掌控。”朱荣斌说,公司越大就会越紧张,我现在的心态是感觉随时都如临深渊。2021年9月底,朱荣斌还对内宣布决战三季度,9月人均实现逾210亿元销售额,要求员工在即将到来的四季度决不懈怠,“一个都不能躺倒”。

故事的结尾,终究还是不完美的。朱荣斌没能陪阳光城走过2021年这个寒冷的冬天。

“泰康系”助攻?

另一个导火索就是泰康。

2020年,拥有资产总管理规模2.7万亿元的“大金主”险资“泰康系”被引入阳光城,以33.8亿元受让上海嘉闻所持阳光城股份,成为阳光城二股东。朱荣斌曾称,泰康的入股是阳光城2020年最浓墨重彩的一笔,泰康便是阳光城一直要找的那个“神队友”。泰康要求阳光城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保持稳定,朱荣斌本人也因为阳光城与泰康的对赌协议,至少未来5年不离开。

但这一场始于10年近千亿元净利润的“世纪豪赌”却让双方两败俱伤。

2021年10月,“泰康系”两名董事陈奕伦、姜佳立对阳光城三季度报告投下反对票,他们的理由是对于公司经营变化需要得到管理层合理解释。

在这份三季报中,阳光城单季度营收同比下跌18.24%,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1.57%;扣非净利润为-17.52%亿元,同比下跌274.27%。2021年前三季度,阳光城营收为413.32亿元,同比增长8.59%,但是扣非净利润仅为8670万元,下跌97%。

随后阳光城遭遇股债双杀,深陷流动性危机。

或许是基于此,“泰康系”迅速撤退,两名董事接连辞任,紧接着减持阳光城股票。根据阳光城公告,目前泰康持股比例已降至3.99%。

2021年12月29日,阳光城公告称,控股股东阳光集团与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拟签署补充协议。自泰康协议转让减持股份过户完成之日起,前期签署的《合作协议》自动终止,不再继续履行,对各方不再具有约束力,各方之间不再依据《合作协议》享有或承担权利及义务,不再以任何理由向对方提出任何要求或主张。

换句话说,阳光集团将不再履行此前与泰康所签订的合作协议内容。

“朱荣斌的离开,与泰康和阳光城走到现在的局面是有一定关系的,毕竟泰康是朱荣斌用清华校友人脉引进的。”某消息人士说。

一切似乎早已注定。在去年的阳光城业绩会上,朱荣斌就提出阳光城缺后浪,“我就希望我脱胎换骨,虽然还是朱荣斌,但是要换个脑袋。我也在调整,感觉老朱荣斌已黔驴技穷。我们自己是待下来了,但是我们都要‘换人’,不然无法适应周围的变化。”

现在,他转身离开了,徐国宏将如何带领阳光城向前值得关注。


编辑:温红妹

未经授权不得转载   

标签:朱荣斌,阳光城
0
0
评论(0)
关于我们   |    联系我们   |    版权声明   |    广告服务

Copyright2018-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

京ICP备17051690号-1

京公安备:11010502039233号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5767558

中国房地产报

房地产行业门户

打开APP
Close modal

TOP